海东信息港

当前位置:

龙魄原型体 第五百四十九章 诡异的了解

2020/01/17 来源:海东信息港

导读

龙魄原型体 第五百四十九章 诡异的了解事实证明,冯龙德这货有时候说起话来跟李查德那个嘴欠达人有一定程度上的相似,只不过没有后者那么严重

龙魄原型体 第五百四十九章 诡异的了解

事实证明,冯龙德这货有时候说起话来跟李查德那个嘴欠达人有一定程度上的相似,只不过没有后者那么严重罢了:李查德嘴欠起来基本上对莉莉娅那个俄裔女汉子造成精神暴击伤害,然后谢大老爷们儿再用纯粹的物理输出把李查德打得嗷嗷的,并且现在的莉莉娅已经在卡洛琳的指导下能够熟练运用自身的能力与火系魔法,虐李查德都可以虐出朵花来了......

跟这种货色的死党混在一起时间长了,冯龙德多多少少也会沾染上这种坏毛病,他跟李查德不一样的地方除了嘴欠的程度并不高之外就是平常绝大多数时候都沉默寡言不怎么说话,因此冯龙德的嘴欠机会相当少,仅有的几次还转变成了毒舌,像今天这种名副其实的嘴欠有够稀罕的。81Ω中文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看来那个名叫盖洛特的狩魔猎人应该不会用有色眼镜来看人。”对于冯龙德嘴欠而出的最后半句话,妹红并没有放在心上,她很清楚冯龙德是一个心直口快的实在‘人’,而且平常说话的时候也算比较规矩,这次应该是他的口误,“他长什么样?我好能够辨认出他来。”

“白、白眉与满是白色胡茬的下巴,他的全部毛都是白色的,连带着皮肤的颜色也比普通人要淡不少。”冯龙德挠了挠头仔细回忆着盖洛特的外貌特点,将其一一说出:“眼睛是金色的猫瞳,比较显眼的就是背后背着钢制双手剑与钢芯镀银双手剑两把双手剑,应该还会携带着钢弩与毛瑟98k步枪,以及胸前的背带上悬挂着一溜儿炼金炸弹、魔法药剂与狩魔猎人药水,通常都会骑着一匹被他取名叫做罗契的战马,毛色是棕的。”

“这样啊......”按照冯龙德所描述的一样样特点,盖洛特的大体形象在妹红的闹钟被逐渐拼凑出来,“那好,如果我在迷途竹林内遇到他的话,到时候会视情况而定跟他打一声招呼。”

“你可以跟他说起我的名字,我跟他毕竟一起猎杀掉了一只年轻的皇家狮鹫,应该他能对于我有所印象。”冯龙德点了点头,“那家伙绝大多数时候都会绷着一副扑克牌脸,就跟随时随地都会有什么怪物从犄角旮旯里朝他扑过去似的,让人感觉太紧张了,也不知道偶尔放松放松。”

“还说别人紧绷绷的,你不也是每天都有一大堆的事情需要去忙去做吗......”听着冯龙德的话语,妹红在自己心里暗暗吐槽着,不过表面上依旧是那副淡然的表情,开口问道:“对了,那名狩魔猎人还装备了你所率领的条顿营地内生产的那些日耳曼裔普通人类所装备的武器?是怎么一回事儿?”

“哦,这个是当初我跟盖洛特交换导致的。”冯龙德想了一会儿回答道,同时耸了耸肩,“那家伙完成了香霖堂店主森近霖之助布的狮鹫委托后所领取的其中一项报酬就是从他店铺里陈列的诸多商品中免费任选一样,结果他拿走了一把既没有刺刀也没有子弹更没有配套补充零件的李?恩菲尔德短步枪no.4的基本型号mk.I型,我就用一把能够正常使用的毛瑟98k步枪与相应配套的子弹、刺刀、六倍瞄准镜与备用零件跟他交换了,所以他应该会随身携带着那把毛瑟98k步枪,至于那把的李?恩菲尔德短步枪no.4的基本型号mk.I型已经被我丢进军工厂让那些军工技术人员看看能否将其仿制出来并捣鼓出一些实用技术来,也算废物利用了......”

“还真有你的特色,能有机会获取到新的东西与技术,你都会想办法去完成。”妹红耸了耸肩,早在博丽神社宴会的时候她就注意到冯龙德跟阿道夫的关系开始密切起来,随后条顿营地与人间之里内的广大日耳曼裔人类居民开始了高度双边合作,德意志第三帝国最后部队的诸多技术被补充进了条顿营地之中,再加上阿道夫现在明显很少操心这方面的事务而专心画画与写生,某种意义上人间之里内的全部日耳曼裔人类居民都算属于条顿营地了,唯一欠缺的就只是一个名正言顺的名号罢了,“听说阿道夫的那个让他相当操心的小丫头的真实身份与性别已经在条顿营地内曝光相当久了?”

“莉莎吗?她现在还在当着她的条顿战斧游骑兵旗队长,这会儿应该也在幻想乡东部区域内的某个地方率领着条顿战斧游骑兵们聚拢三五成群茫然懵懂的外界人类往条顿营地护送过来。”被妹红这么一说,冯龙德很快就想起了这个曾经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成功隐藏自己真实身份与真实性别快有小半年的阿道夫之女,僵硬的脸庞稍微放松了一点,“莉莎那个黄毛丫头,现在可有够意气风的:自从曝光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与真实性别还得到了他老爹阿道夫的默认之后,莉莎现在每天都精力旺盛地率领着她手下的条顿战斧游骑兵们进行训练与执行任务,她手下的条顿战斧游骑兵们也算相当争气,现在这段时间外出清剿诺夫哥罗斯溃军的条顿骑兵部队中论单支部队战果的话就数她率领的条顿战斧游骑兵旗队最多,堪堪过了亚尔曼所率领的君王卫队......嗯,到时候如果条顿战斧游骑兵会扩编到一个区队的规模的话,莉莎这个黄毛丫头还真是一个条顿战斧游骑兵区队长的好人选......”

“看来阿道夫与他女儿莉莎在你的条顿营地内生活得都挺不错的,也怪不得听慧音说有那么多人类村民乐意为你工作与参军当兵,慧音都快把你当成人贩子防着了。”妹红摆了摆手,她前段时间跟慧音见面的时候没少听白泽不断抱怨太多的普通人类居民想要移居到条顿营地内,导致总体人口数量饱和都额不少的人间之里现在开始有人口缺少的苗头,让她每次听到或者想起慧音的抱怨都不由自主地苦笑两下,“虽然听说你那边确实挺缺人口的,但你也要稍微注意一下慧音的感受啊,冯龙德。”

“好吧,我会注意的,说实在的我自己都觉得这种情况有些过于无厘头了。”听了妹红算是劝告的话语,冯龙德有些讪讪地左手捂着自己的额头,“目前我已经让我老妹卡洛琳率领着巫妖法师们抓紧研究一个可以大量生产人类躯体来唤醒我那边还尚未苏醒的条顿灵魂的项目,研究成功的话我们条顿人也就可以暂缓从人间之里吸引普通人类居民前来定居的计划,这样的话慧音应该就不至于继续把我当成贼来防着了......”

“但愿如此,希望你妹妹与你所提到的巫妖法师们进行的研究会顺利成功。”妹红微笑着回答道,姣好却显得冰冷的脸庞上开始浮现出了一丝笑容。

看到妹红的笑容冯龙德略微一愣,他有些奇怪自己所说的内容有什么值得妹红好笑的,不过他对此也没有在意太久,就耸了耸肩给自己与妹红各自面前早已空了一会儿的水杯里倒满了啤酒,接着分别放在了各自的面前,“干杯?”

“干杯!”听到冯龙德的提议,妹红快地点了点头,然后举起了装满了金灿灿酒液的水杯,跟同样举起水杯的冯龙德碰杯,水杯之间的碰撞使得啤酒的泡沫四处飞溅,气泡上浮现着两人与他们周围环境的模样。

将整整一杯啤酒灌下肚去,不管是妹红还是冯龙德都不约而同地放松了一些:幻想乡里的各式妖魔鬼怪妹子基本上都好酒与有不低的酒量,尤其是以某些鬼王最甚,所以这帮家伙们平常聚在一起的时候各种各样的酒类饮料是必不可少的,而冯龙德也潜移默化地被传染了这种习惯,不然他也不会在来拜访妹红的时候带了不少酒类饮料过来。

“话说回来,冯龙德,你的名声在幻想乡内很响嘛!”等到妹红喝下第五杯啤酒的时候,她那冷冷的脸庞彻底绽开了表情,而且也话多了一些,“我每次从护送的急诊病人那里都能听到关于你以及条顿营地的相关事情的描述,而且偶尔在跟辉夜厮杀得筋疲力尽躺在地上等待着伤口愈合完毕的时候,辉夜也常常会跟我说一下关于你的事情,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冯龙德将自己水杯中的麦芽酒一饮而尽,然后好奇地问道。

“只不过,辉夜每次提到你的时候语气里都会让人感觉到相当忌惮你的意思,就好像......”说着这话的时候,妹红颇有疑惑地盯着冯龙德,让后者都有些奇怪是不是自己脸上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就好像辉夜那个混蛋曾经认识你一样,而且对你还很熟悉――虽然她并不是特别清楚你在幻想乡内的这一年半多以来做过些什么,也完全没有跟你见过面,但她却能很准确地描述出你绝大多数的行事风格与性格特点,让人不得不觉得她会不会曾经跟你见过面甚至还相处过一段时间――冯龙德,你以前认识她吗?那个混蛋的辉夜?”

“辉夜?我是知道永远亭里住着一个昔日的月之公主,但我并没有与她见过面。”冯龙德摇了摇头,心说这位姬殿下最起码得活过了一千三四百年以上了,自己到现在也就十八岁的壮小伙子,按照华夏国内的标准才算刚成年,哪怕换成条顿帝国的传统与法律定义来看,自己也就是成年四年多点的成年爷们儿,连姬殿下当年岁数的领头都不够,这都能彼此之间有什么瓜葛的话就太过于扯淡了,“我去年那次带着一些卫队骑士为了护送一个突阑尾炎的家伙而去了一趟永远亭,不过那次我就只与铃仙、因幡帝与八意永琳碰过面,因为那时候妹红你不是跟辉夜都跑到迷途竹林里的天晓得哪个角落里厮杀地热火朝天的吗......”

“这倒是,那一次我跟辉夜一直相互厮杀到了半夜才算告一段落,看来她是完全没有跟你真正碰过面。”妹红用自己的右手攥成拳头轻轻地捶了捶自己的太阳穴,“可是奇怪就奇怪在这里了......辉夜那个家伙怎么会对你挺了解的?虽然她对你的很多方面上的描述在我这个已经跟你有所接触的人看来错误的地方实在太多,但也有很多地方描述的也挺正确的,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完全没有跟你接触过的人所能准确说出来的,尤其是说出来的人还是辉夜那个混蛋,这就让人不得不怀疑她是不是真的曾经跟你见过面了。”

“确实挺可疑的,但可惜的是我真跟她没有见过面,总不能是她通过《文文》与《花果子念报》来推测出我的一些特点吧?”冯龙德皱起了眉头,以前他就挺奇怪为什么八意永琳看到自己的时候会有那种神奇的表情,就好像曾经遇到过自己并且彼此之间有什么事情生过似的,即便伴随着时间的推移使他对于这件事情有所淡忘,但今天妹红这么一提起来他就又回想起来了,“不过我很好奇的是,你嘴里的‘混蛋辉夜’是怎么描述我的?说我是一个二不愣登的憨货还是逗比?”

“都不是......”听到冯龙德如此形容他自己的话语,妹红有些哭笑不得,不知道自己该是反驳还是赞同,毕竟冯龙德形容他自己的评价确实挺符合他自己给人的最初印象的,“辉夜那个混蛋,说你是一个相当沉默寡言的男人,而且绝大多数时候都理智与冷静到了近乎毫无感情的地步......不过她还说你虽然看上去挺刻板严肃的,但那基本上都是在正式场合与做正事的时候你才会这样,日常生活中的你哪怕还是板着一张老脸,却是一个相当平和的男人,只不过很少有人能够让你显露出你内心中的朴实感情来......似乎,只有你的爱人,你的家人,你的朋友,以及那些你所认同的人们,才会让你那习惯冷漠的脸庞上浮现出自内心的真挚笑容来......”

“......”听到妹红所转述的辉夜对于自己的形容,冯龙德沉默了一会儿后,才缓缓开口问道:“她......真是这么说的?”

“......”妹红并没有开口,只是静静地点了点头。

冯龙德默然。(未完待续。)

重庆皮肤病医院口碑怎样
贵阳癫痫医院怎么走
安阳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广州治疗白癜风医院排名
石家庄治疗癫痫病方法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