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已宣布终止合作 此前仅接触1个月便“牵手”

2018-12-07 18:54:59
已宣布终止合作 此前仅接触1个月便“牵手” 8月5日晚,被质疑与“山寨央企”合作的融钰集团发公告称,拟合作方中核国财身份并非国资中国核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下属单位,公司将终止与其合作。而在初披露的合作公告中,融钰集团屡次强调“央民合作”等关键词。 “山寨央企”事件曝光前,融钰集团大股东曾一度突破平仓线。7月31日,融钰集团承认中核国财是“山寨央企”之后,公司股价跌至近3年。 8月3日,新京报记者就与“山寨央企”中核国财合作一事,拨打了融钰集团年报中披露的董秘办联系电话,但接听电话的人员告诉记者,该电话无法联系到董秘办,也拒绝提供相关电话。多次沟通之后,该工作人员表示可以转达记者的采访内容。截至8月5日,记者未得到融钰集团回复。 “山寨央企”事件中,双方仅接触1个月便签署了战略协议,而在此之前,融钰集团刚刚终止一次重大资产重组。融钰集团自去年以来收并购事项不断,连续两次重大资产重组失败。 公开合作细节,与“山寨央企”接触1月便签协议 6月11日,34岁的融钰集团董事长尹宏伟带着公司总经理江平、投资部总经理任丽如与中核国财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核国财)总裁饶骅、总裁助理杨晶接触,探讨合作事宜。 融钰集团作为A股的上市公司,旗下业务覆盖交通设施、开关、电表、汽车、全渠道数字化零售管理解决方案、征信大数据、保理业务等。中核国财戴着“中核”的帽子,但公司今年5月才在香港注册。 彼时的融钰集团,刚刚经历一次重组失利。在和中核国财接触20天后,即6月30日,融钰集团投资部总经理任丽如就与中核国财总裁助理杨晶进一步洽谈,确定了成立50亿-100亿元规模并购基金的计划,还对拟合作的马来西亚惠民工程项目进行探讨。 7月10日,融钰集团与中核国财的《战略合作协议》内容完成定稿,双方沟通盖章事项安排。第二天,融钰集团董事会通过了与中核国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的议案,当天下午,公开披露这次合作。 1个月内商定的战略合作,涉及的内容却不少,包括双方拟在相关项目的电气设备领域及产业链延伸领域展开合作;三年内拟共同打造50亿-100亿元的基金投资平台;融钰集团计划向中核国财或者中核国财的关联公司增资入股等。 在当时披露的公告中,融钰集团不断强调合作对象中核国财的“央企”属性,并称“融钰集团为国务院国资委下属中国核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国资中核集团)的合格供应商”“国资中核集团是经国务院批准组建、中央直接管理的国有重要骨干企业”“资本合作,打造央民合作新平台”。 7月12日,合作公告披露的第二天,融钰集团股票涨停,当日涨幅9.93%,总市值从33.85亿元增加至37.21亿元。 深交所两发函,公司称“央民合作”非身份确认 在双方快速的战略合作中,中核国财的身份也迅速被质疑。 7月13日,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发关注函,要求融钰集团用方框图或者其他有效形式披露中核国财的产权及控制关系,直至披露到自然人、国有资产管理部门或者股东之间达成某种协议或安排的其他机构,并补充披露中核国财从事的业务及近3年的财务状况。 7月17日,有媒体质疑中核国财的“央企”身份,称其与此前被(国资)中核集团打假的“央企子公司华宇公司”有关联,国资中核集团也否认中核国财为旗下子公司。 7月18日,融钰集团回复关注函称,中核国财母公司为深圳中核集团有限公司,但无法确认中核国财的产权及控制关系,也无法确认其是否与央企存在关联关系。 本来说好的“央民合作”,在回复中却变成“无法确认其是否与央企存在关联关系”。7月23日,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再次发函,要求融钰集团核实并披露公司与国资中核集团及其旗下公司发生的交易的详细情况,并说明公司及相关董监高在与中核国财拟定《战略合作协议》时,强调国资中核集团的合格供应商并对国资中核集团做详细介绍的目的、原因及合理性。 7月31日,融钰集团对深交所的回复终于证实,中核国财为“山寨央企”。融钰集团在回复函中称,7月20日收到国资中核集团发来的声明,中核国财与国资企业深圳中核集团有限公司、国资中核集团均不存在产权及控制关系。 根据融钰集团披露的股权关系,中核国财由“深圳中核集团有限公司”持有100%股权,后者由中核国财建工集团持有100%股权。而中核国财又持有中核国财建工集团100%股权。这意味着,中核国财及相关公司不仅与国资中核集团无关,还存在循环持股的情况。 融钰集团称,在双方洽谈时,中核国财负责洽谈业务的人员口头及非正式书面确认其与国资中核集团旗下相关主体存在关系,“央民合作”是签署的《战略合作协议》中双方协商确定的内容。 这里所说的“央民合作”,被融钰集团解释为“实为资源对接并非身份确认”,“是指中核国财基于公司开关产品在大型企业实现的销售业绩及具有的中国核工业集团合格供应商资质,拟为我公司对接央企项目资源。” 今年来发起20起并购,有3起终止实施 融钰集团遭遇“山寨央企”之前,刚刚终止一次重大资产重组。 今年2月,融钰集团宣布计划通过发行股份与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安徽黄埔网络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黄埔股份”)66%股权。6月1日,融钰集团突然公告称,双方无法就标的资产的交易方式等核心条款达成一致,决定终止资产重组。 这不是融钰集团今年终止收并购案例。choice数据显示,自2018年以来,融钰集团发布的并购事件共涉及20起,除黄埔股份外,公司对乾康(上海)、长沙财中部分股权的收购,分别在7月和6月停止实施。 回溯到2017年,融钰集团曾计划9.75亿元收购广州骏伯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100%股权,构成重大资产重组。这次交易也被市场质疑是骏伯网络试图借壳,终去年9月,融钰集团宣布终止此次重大资产重组。 大规模扩张之下,融钰集团有较多的新增企业处于亏损状态。 根据融钰集团2017年年报,报告期内,子公司融钰创新亏损220.5万元,融钰华通2017年亏损98.8万元,子公司承德融钰亏损220.7万元;此外,主做汽车及配件等销售的子公司宁波融钰博胜汽车2017年亏损12.77万元,主做技术推广服务的子公司北京陆陆捌科技亏损20.6万元。 上述亏损子公司中,宁波融钰博胜汽车、承德融钰、北京陆陆捌科技均是在2017年收购或设立。2018年3月,承德融钰因未开展实质性业务,且受行业监管政策影响,终被注销。 频繁的扩张背后,融钰集团在2016年、2017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3321万元、1.67亿元。公司负债率由2016年底的7.77%变为2017年底的27.29%。 股价不足拟转让价的1/4,大股东“卖股”遇挫 在扩张的背后,融钰集团的股价每况愈下。2018年5月7日,融钰集团收到了大股东汇垠日丰的告知函,称因公司股价下跌,汇垠日丰持有的公司股票已经突破平仓线。 资料显示,融钰集团5月7日的收盘价为8.43元/股,当日跌幅-10.03%,总市值为70.81亿元。汇垠日丰持有融钰集团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3.81%。 面对平仓风险,融钰集团当时称,汇垠日丰正与各合伙人保持密切沟通,在积极采取筹措资金、追加增强信托资金等相关措施防范平仓风险。 事实上,融钰集团的大股东此前就已经计划转让手中股票。2017年12月,汇垠日丰分别与上海诚易、安吉兴锋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汇垠日丰拟以每股16元的价格将其持有的公司15%的股权转让给上海诚易,5.81%转让给安吉兴锋。 7月27日,融钰集团披露进展称,因2018年上半年市场环境变化等因素,融钰集团股价发生了大幅波动,安吉兴锋需要重新履行股份转让事宜的内部审批流程。汇垠日丰与安吉兴锋约定,在8月17日前商定事项另行签署补充协议。 同样,汇垠日丰与上海诚易的股权转让,也有所延期,目前股权转让交易尚未完成。 数据显示,自融钰集团承认合作方中核国财与国资中核集团无关后,公司股价大幅下跌。截至8月3日收盘,公司股价报3.63元/股,不足汇垠日丰计划16元/股转让价格的四分之一。 (责任编辑:李玥) 免责声明:中国网财经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邮箱:finance@china.org.cn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花园路2号牡丹科技楼A座2层 北京国新汇金股份有限公司 冬青小苗
导波雷达液位计公司
电磁流量计厂家
软磁价格多少钱
老庙牛肉厂家
玻璃棉价格
小孩白天不咳晚上咳嗽厉害怎么办
八个月的宝宝咳嗽怎么办
宝宝干咳嗽厉害小妙招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