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信息港

当前位置:

络涉外婚姻中介涌现专家跨境婚姻影响下一代

2019/07/13 来源:海东信息港

导读

络涉外婚姻中介涌现 专家:跨境婚姻影响下一代浙江05月15日讯(浙江黄宏通讯员谢栋)核心提示:近年来,来自越南等地的“外籍新娘”越来

络涉外婚姻中介涌现 专家:跨境婚姻影响下一代

浙江05月15日讯(浙江黄宏通讯员谢栋)核心提示:

近年来,来自越南等地的“外籍新娘”越来越多,缓解了部分地方因男多女少造成的娶妻难问题,也带来了拐卖人口、欺诈骗钱等违法犯罪行为。这种没有仪式、不用领证,甚至没有户籍的婚姻,折射的是法律缺位的忧患。

短短3个月,串通境外人员非法组织11名柬埔寨妇女来到缙云,并介绍给单身男子进行婚配,庆元男子吴某因此毁了自己的人生。日前,缙云县法院公开宣判,吴某因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2年零6个月,并处罚金3万元。

一时间,这事成了当地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月老”牵线搭桥,没有带来美满姻缘,却使一些“新人”遭受精神和财产损失的双重打击,还扰乱了社会秩序。

“外籍新娘”,究竟有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美好?本报赴缙云实地调查。[1][2]下一页查处:婚介所里藏玄机

去年3月,32岁的吴某来到缙云县工商局,申领了“千里良缘婚姻介绍所”个体工商营业执照,从此当起了外人眼里热心的“男红娘”。但事实上,很多人并不知道,吴某的婚介所里有“大文章”。这一切还得从他的堂哥李某说起。

李某何许人也?

2007年8月,李某以厨师的身份来到柬埔寨首都金边。4年后,他成为一家饭店的老板。2011年9月,李某回庆元老家探亲。一日,同村人方某到李某家里倾诉:“我一直娶不上老婆,能不能帮我在柬埔寨物色一个?”

同年11月,柬埔寨一名女翻译陈某上门找到李某,说她妹妹和当地一些女孩想嫁到中国,希望他牵线搭桥。李某不禁喜上眉梢,赶紧将方某的告诉了陈某的妹妹。两人一番视频见面后,彼此一见倾心。

在给新娘家支付一笔“聘金”后,李某便带着陈某的妹妹回到庆元。好事传千里,李某为方某成就一段跨国姻缘的佳话,很快传遍了丽水山区,来找他牵红线的人越来越多。2011年11月至2012年5月,在女翻译陈某的介绍下,李某先后分7批,将50多个柬埔寨女子带回国。

当然,李某也不白干,他收取的单笔介绍费用由2011年的4.6万元涨到2013年的6.5万元。除去手续、交通费以及彩礼等必要开支,他介绍一个人平均能赚4000元至6000元不等。而一次来回,他可以同时带领多名甚至十余名女子,“利润”相当可观。

去年3月,李某找到堂弟吴某,吴某欣然入伙。为掩人耳目,去年3月,在李某的指使下,吴某在缙云县壶镇镇开了一家婚姻介绍所。

为确保安全,李某一般不安排柬埔寨女孩与国内男子视频接触,只允许双方文字交流。吴某和谭某负责搜集缙云县范围内的单身男子信息,如本人、兄弟姐妹以及房产等情况,通过邮箱转发给柬埔寨婚介商“阿兰”。再由“阿兰”将物色好的柬埔寨女子信息及照片发给吴某,吴某再通知男方到婚介所查看女方资料。

如果男方一见钟情,需先支付3万元押金。“阿兰”负责以旅游签证的方式将柬埔寨女子带到中国。吴某则前往机场将这些人接到缙云。安顿妥当后,吴某安排双方“相亲”。

要是男方称心满意,需再支付3.5万元中介费,这桩“亲事”便宣告成功。去年3月至6月,吴某在李某的安排下,非法组织11名柬埔寨妇女入境。

去年6月,缙云县工商行政管理局在调查吴某涉嫌超范围经营涉外婚姻介绍行为时,吴某主动供述了其涉外婚介行为。随后,他被警方抓获。在法律面前,吴某追悔莫及。

真相:跨国婚姻多隐患

近年来,络涉外婚姻中介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这其中,少数人公然违法,甚至组织友团购“越南新娘”。但令人惊讶的是,这样的“生意”竟引来友争相报名,只为娶一个不图房、不图车、对丈夫和家庭忠诚的“贤妻”。

了解到,在缙云,选择迎娶外籍新娘的男子,大多过了谈婚论嫁的黄金时段,年龄集中在35岁至50岁之间。“我们娶个本地姑娘,至少花费10万元,还不一定会过日子,因此还不如找个外籍新娘。”一名本地人告诉。

在缙云的一个山村里,见到娶了柬埔寨新娘的杜某,2012年,经人介绍,他娶了一名叫作“松隆”的柬埔寨女子,现在她有了一个中国名字:杜家梅。

“干活有力气,对老人也很好。”杜某告诉,他今年46岁,因为家里穷娶不起老婆,“现在感觉生活很幸福,希望明年能抱儿子。”

一位女村干部告诉,他们村里一共有20多名外籍新娘,因此单身男性基本“脱光”。从缙云相关部门了解到,截至去年6月,该县已有265名外籍新娘经非法涉外婚姻中介进入该县。据初步统计,该县共登记涉外婚姻300对,预约登记110对,其中有的自然村达到26对。

然而,外籍新娘也是良莠不齐。据了解,目前,缙云县已有18对新人办理离婚,两名越南新娘不辞而别。还有两名缙云男子,新娘没见到却被骗走2.6万元和2.8万元。

一位知情人告诉,有些外籍新娘由于受不了语言、生活习惯的差异,选择偷逃回国。前不久,就有一名男子因为妻子偷跑回国,向法院起诉离婚。“涉外婚姻法律程序复杂,且送达法律文书困难,这样的离婚案件往往耗时长,无法达到当事人的预期,还会浪费许多财力人力。”缙云法院的一位法官告诉。

外籍新娘还带来很多问题。“根据我国的国籍法,她们加入中国国籍的可能性很小,获得中国的居留权也很困难。这意味着,他们必须每隔一段时间,办理一次探亲手续。”该法官说,同时,无法办理工作签证就无法工作,没有生活来源。“有些大龄男子之所以无法娶亲,很重要一个原因就是经济条件差,如果妻子无法工作,无疑雪上加霜。”

观点:法律漏洞待修补

据了解,早在1994年,国务院办公厅就下发《关于加强涉外婚姻介绍管理的通知》,其中明确规定:严禁成立涉外婚姻介绍机构;国内婚姻介绍机构和其他任何单位都不得从事或变相从事涉外婚姻介绍业务。

针对外籍新娘涌入现象,了解到,缙云县有关部门专门召开会议,明确严禁成立涉外婚姻介绍机构,县内婚介机构和其他任何单位不得从事或变相从事涉外婚姻介绍业务,11家婚介机构还签订了承诺书。

然而,一些法律问题仍难以解决。据了解,目前我省不少法院把从事非法涉外婚姻介绍的行为,界定为非法经营罪的一种类型。而有的法院又认为其是用虚假事由骗取旅游签证,涉嫌妨害国(边)境管理罪。

与此同时,在实践中,如何打击这种行为也面临难题。“我们这里是山区,经济条件差,女子往往外嫁,本地男青年娶不到妻子,有的人便破罐子破摔,经常惹是生非,产生不少社会问题。外籍新娘来了之后,这种现象少了很多。”当地一位村干部告诉,从促进社会和谐的角度,引入外籍新娘可以缓解一些山区的男女失衡问题。

据统计,目前我国19岁以下年龄段人口中,男性比女性多出2300多万人,这意味着,有大批男性将面临娶妻难。

“希望这种现象能引起社会关注,研究行之有效的解决办法。”有关人士认为,根据人口性别的比例,更多外籍新娘的涌入难以避免。这位人士建议,应该未雨绸缪,在法律层面,对如何应对外籍新娘给予足够重视,例如考虑解决其居留权、工作签证等问题。同时,要考虑在国外建立婚检点,对即将嫁入我国的外籍新娘进行事前婚检;对外籍新娘进行国情教育和语言培训,让她们了解风土人情,便于她们更好地融入当地。

-专家观点

云南民族大学教授张金鹏:大量存在的事实婚姻,造成入境新娘逐渐成为乡村的“隐形人”、“黑户”,不仅权益得不到保障,还可能形成新的社会贫困群体。同时,跨境婚姻引发的种种问题,将影响到这些群体的下一代,在入学、就业等方面形成新问题,潜在不稳定因素将显现。跨境婚姻带来的显性或可能引发的潜在社会风险,应从相关的法制健全、社会保障、社会服务等层面进行综合治理,防患于未然。

原标题:络涉外婚姻中介涌现专家:跨境婚姻影响下一代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前一页[1][2]

什么是湿疹
鄂州有哪些免疫科医院
阜阳有哪些新生儿科医院
镇江哪治疗性病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