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信息港

当前位置:

父母轮流病

2019/10/13 来源:海东信息港

导读

父母轮流病当老家变成一行诗句,从记忆中随着键盘落在文本里,我才从这些年的奔波中回过神来:呵,我还有个老家,我在老家还有比山村还要苍老的父

父母轮流病

当老家变成一行诗句,从记忆中随着键盘落在文本里,我才从这些年的奔波中回过神来:呵,我还有个老家,我在老家还有比山村还要苍老的父母。这些年居无定所,一事无成,的举动就是不停更换着住址,不断行走在一个又一个的陌生城市,把异乡当做故乡来爱,却把故乡当做异乡来抛。而我那年迈体弱百病缠身的父母,成了我心头的牵挂,隔三差五的交流中,谈他们的身体状况,聊家里的农活琐事,说邻里之间的交往与排斥,偶尔也说说那些离开老家就从来没有回来过的老家人……好像只有这样,我才会记得起家乡。

前几天父亲染病卧床,天天往镇医院去输液,儿女没有一个在身边,每天都是母亲陪着他,走上二三十里的山路去看病。我打回去,想把父亲接到城里来医治,可父亲总是固执地认为身体无大碍,打几针应该就会好的,他说,过几天看,如果病情不见好转,也得把红薯栽了才能来。父亲的病总算熬好了,可母亲又突然上吐下泻,整整一夜,不停不休,第二天,父亲又陪着母亲,脚步蹒跚沿着山路去看病。母亲晕车,来城里看病更是不能,我每天能做的事情就是打回去,询问他们的病情。我的嘘寒问暖显得那样苍白无力,但听得出来也感觉得到,父母的心里还是很欣慰的。今晚我再次拨通父亲的,是母亲接的,她说她的病情经过两天的输液治疗,已稳定下来了,但是父亲却又病倒了,肚子胀痛,胸闷气短。

在我的记忆中,母亲的身体一直都不好,疾病不断。小时候,母亲常常因为肚子痛半夜醒来,父亲则在屋子里到处翻找平时山上采来的草药,研磨成粉,喂母亲服下去;有时候,父亲拿着一枚拴在钥匙绳子上的铜钱,在母亲手臂、背上等一阵猛刮;更多的时候,父亲打一碗水来,拿三支竹筷到母亲头顶绕上几圈,端到香火下竖筷子,嘴里念念有词,直到三支竹筷直立在水碗里,再烧几张纸钱。一番折腾,母亲的病总会慢慢恢复。那时贫困,农村医疗也不发达,有个大病小痛的完全靠土偏方和迷信活动。尽管母亲一身病,依然没有停息的操劳,做农活、煮饭、喂猪、缝补浆洗无一不做,好在父亲身子骨一直硬朗,就算天塌下来也有他撑着,一家人虽然过得疾苦,倒也其乐融融。

随着子女一个个成家立业、远走高飞,父母已是年过古稀,驻守在故乡贫瘠的土地上,为我们守候着“根据地”,在越来越空荡的山村,用一把老骨头点亮子女前方的路。母亲似乎习惯了病痛,数十年从不曾断根的疾病,让母亲习以为常,一如既往的咬咬牙就挺了过来。一向强壮健康的父亲随着年龄的增长,身子急剧衰弱,年轻时从来不敢惹他的疾病都陆续找上门来,像穷凶极恶的债主,纠缠着父亲,似乎要连本带利的榨干父亲的健康。

小程序微信怎么开发
怎么开通快手我的小店
微信小程序哪家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