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信息港

当前位置:

“政策市”与“市场市”

2020/01/10 来源:海东信息港

导读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李一戈美国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近日在北京、上海分别与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龙永图和经济学家张维迎对话时,“顽固”地认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李一戈

美国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近日在北京、上海分别与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龙永图和经济学家张维迎对话时,“顽固”地认为中国巨额的贸易顺差(外汇储备),乃是中国的汇率政策(人民币盯住美元)所致。而龙永图则称这是中国特定发展阶段(比较优势)的结果,反对中国操纵了汇率(其实克鲁格曼在发言时并没有说中国操纵了汇率),张维迎坚持将此解释为美国过于宽松的货币政策,导致中国不得不将贸易盈余再放回美国。

保罗·克鲁格曼据说是一位连美国也敢批评的独立经济学家,因此,他看待中国贸易顺差(外汇储备)的问题,我更愿意相信是从经济学家而非美国人的角度来观察。这里,我并不想强调或者说夸大几位学者(经济学家)解释同一个问题的巨大差距,我也没有任何资格来评论一个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的发言,但非要我谈点听后感,那就是:他们其实是分别从三个方面阐释了形成巨额贸易顺差(外汇储备)的原因,这些解释并不是非此即彼、难以相容。如果中国不实行有管制的外汇政策,如果我们没有廉价的劳动力、原材料、土地等比较优势,如果美国对华开放高技术出口,如果美国不是长期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那么,中国的贸易顺差都会因之大幅降低。

这与房地产有什么关系?没啥关系,不过是拿来做个由头。

前段时间有朋友问我:都说股市是“政策市”,房地产是“政策市”还是别的什么“市”?

我回答说:从政策的影响力来说,我国房地产市场就是“政策市”。在市场经济体系未建立完善之前,不仅股市、楼市如此,很多其他行业的市场大抵亦是如此。但政策对市场的影响与市场因素自身的影响是同时作用的。

与“政策市”相对应的“市场市”,是一个生造词,意思是由市场因素自身调节的市场。我们国家有没有基本由市场因素自身调节的市场,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房地产市场不是。房地产其实是市场化程度最高的行业之一,但现阶段它仍然无法脱离“政策市”的嫌疑。说房地产是“政策市”的证据可以列举多条。据你所知,近几次宏观调控,都导致了房地产运行方向发生了巨幅的振荡甚至是逆转。政策的影响力无可替代。

但假如就此称房地产完全是一个“政策市”,部门的政策无所不能,那就错了。1998年以后,国家出台了一系列以鼓励住房消费为主的政策,但如果没有市场需求,政策的回响就会是空谷足音。同样,2007年10月,以收缩信贷(个贷和开发贷并举)、收回住房消费税收优惠为主的政策,如果不是因为房价畸高、住房需求尤其是投资性需求已过度透支,调控政策也很难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再举一个例子,与普通居民仍无法满足的住房需求相比,房价偏高是个不争的事实,因此,有个朋友曾写了篇社论提出,应出台政策,要求开发商大幅降低房价。我就笑他:那就只有取消商品房,全部建保障性住房好了。而全部都是保障房,也必须回到住房计划分配时代:大家都排队。如果允许商品房存在,价格就只有交给开发商、购房者去博弈。

看到这里,想必有朋友要说了:你说了半天,又是引用保罗·克鲁格曼,又是分什么“政策市”、“市场市”,全是废话,不就是说:“的归,市场的归市场”?你很聪明,通篇废话大致就是这个意思。最好再加上一句:政策因素不能代替市场因素。

还有一个小尾巴。我曾经说过,房地产调整时期是购房的好时机,现在还坚持这么认为;部门的政策既可以鼓励住房消费,也可以取消优惠政策,如果2009年应该或者说可以购房,却非得等到2010年(期望房价大跌),而那时若干鼓励和优惠政策又取消了(譬如营业税政策的调整就只是“暂定一年”),购房成本反倒增加了不少。

患有伤风感冒如何是好
防止静脉血栓药物
静脉曲张血管疼怎么办
深静脉血栓的治疗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