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信息港

当前位置:

亡灵的后裔 第二零八章 进攻 (二)

2020/01/17 来源:海东信息港

导读

亡灵的后裔 第二零八章 进攻 (二)阿恒离开了,没有人看出他是如何消失的,一切都是那样的自然而然,便如他来时一般。萧雷不禁咋舌道:

亡灵的后裔 第二零八章 进攻 (二)

阿恒离开了,没有人看出他是如何消失的,一切都是那样的自然而然,便如他来时一般。

萧雷不禁咋舌道:阿恒只怕已经迈入大陆顶尖的高手行列了吧!

曹建:如果你有一个养父叫做月无影,相信你现在一定不会比阿恒差多少。他故意调笑道。

萧雷干笑了两声,开谁的玩笑不好,要开那个杀神的玩笑!

曹建:说来,我们也见证了一位未来传奇的成长史了。十年前,阿恒逃过无数亡灵高手的追杀,来到了狼城,借着总督大人的庇护,隐姓埋名十年才得以求活。如今,他却已是帝国六代卡梅伦多,冰原公爵,同时还拥有堪与四大军区地位比肩的冰原军团,而他本身又是登峰造极的高手。假以时日,只要让阿恒在冰原无人区站稳脚跟,我看未来的成就未必会逊色于总督大人啊!

萧雷:你倒是对阿恒很有信心啊!

曹建:难道你对他没信心?

萧雷:有没有信心就看我他怎么解围了?如果入夜后府外的包围还没有解除,只能说明这小子信口开河,那我们就只有拼死杀出去一条路了

曹建:那你就拭目以待吧!

萧雷看对方气定神闲的模样,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底气。

这时,只听吱呀一声,后宅的一处厢房门被打开了。

曹建回头一看,立即露出了笑容,躬身道:罗大人,你的病体已痊愈了吗?

萧雷也看到那走出的家伙,忍不住噗的一笑,也道:见过罗大人。他看似恭谨,心中却对着为兵部大臣罗瑞大大地瞧不起。

自总督府被破后,这位兵部大臣便像个娘们儿一样匆匆躲进了后宅的厢房,毫无一名帝国高级武官的觉悟。

罗瑞看了二人一眼,便知道对方瞧自己不起,也不在意,单刀直入地问道:两位将军,是否准备突围了?

曹建:是的,大人!

罗瑞:可有把握?若无万全把握,万万不可行险啊!

萧雷心中鄙视之意更甚,忍不住道:大人,你身为兵部大臣,难道不知战场之上瞬息万变,怎么可能有万全把握?

罗瑞:唉,我岂能不知世上无十足把握之事。只是我个人身死事小,但身为帝国兵部大臣,若有闪失,落入了叛军之手,那帝国损失就重大了!

曹建和萧雷二人对视一眼,见过胆小的,也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胆小无耻的帝国大臣啊!罗瑞是希望他们提供保护,却又不肯明言,兜了几个弯子还不是希望获得二人的承诺吗?但如今仅剩的亲卫营兄弟有重任在身,岂能为了保护他再多牺牲?哪怕他是帝国高官!

只听罗瑞又继续道:别的不说,为了维系帝国之稳定,帝国百万军人的档案全都封存于兵部密库,若是有人从我身上获得锁钥,将档案付诸一炬,值此纷乱之际,必将国无宁日了。

萧雷一怔:为何会从此国无宁日?

罗瑞淡淡地看了对方一眼:若我是那些统兵诸侯,得知帝**人档案被付诸一炬,你觉得我会如何做?

萧雷:怎么做?

罗瑞:自然是隐瞒军力,精锐之士尽归己有了。这种没脑子没野心的武将也就只能做一辈子的大头兵了。

曹建:罗大人,这么说,京畿十二军镇,十七万中央军档案你也有了?

罗瑞:这是自然。他大有深意地看了对方一眼,又道,刚才你们的对话我也都听到了,不过,你们的计划已经和谋逆无异了。

曹建:奸佞当道,帝国风雨飘摇,正是我等拨乱反正,建功立业之时,还请大人助我等一臂之力!

罗瑞:那――

曹建:大人的安全自然由我等一力忽悠周全

罗瑞:甚好!

中央城区,戴琛征用的私人府邸与总督府相隔了一条街的距离。不过这短短的距离中,宪兵却三步一卡五步一关,将这座民宅重重保护起来。

阿恒跟着数名黑衣宪兵径直穿过守卫,向着民宅走去。一路上,只要为首黑衣宪兵亮出手令,负责查验身份的宪兵都恭谨地放行。这让阿恒不禁对前门军镇那位高姓军法官也好奇不已,看样子那位高督察竟是戴琛面前的红人啊!难怪会放在前门军镇如此重要的位置。

阿恒很快便来到了民宅之前,雕梁画栋,占地极广,气派非常,想必原先也是大富大贵之家,只不知这本就是戴琛的私人别苑,还是他雀占鸠巢。

军事要地,来人止步!府门前的守卫直接拦下了阿恒几人。

为首的黑衣宪兵立即出示了手令,希望对方代为通传。不过这一次守卫没有放行,而是冷冷道:院正大人吩咐,若无紧急军情,全都在外等候。去,都到那边等着吧!守卫直接指着一处长廊道。

阿恒抬眼看去,只见那边竟已聚集了不少人,看模样,竟是帝国的臣子,文臣武将都有,一个个忧心忡忡。

押送阿恒的黑衣宪兵首领上前一步,压低声音道:请兄弟务必通传一声,这位可是高督察捉拿的重犯,帝国冰原公爵李无恒。

守卫冷哼一声:公爵又如何,那边就算是亲王都有好几位呢――他的语气中充满了不屑,很显然,这几天他已经看多了高官低声下气的模样,心中已再无敬畏之心。不过这么年轻的公爵大人,还是挺少见的,而且,这位公爵大人的眼睛很漂亮,竟仿佛天上的星辰一般。

然而,正是这一眼,守卫再也无法移开自己的眼睛,他觉得整个人都陷进了对方的眼眸之中。等他回过神时,那年轻的公爵大人已经越过他走了进去,而他竟然没有觉得有半点不妥。那年轻的公爵大人孑然一身,就站立在落叶满地的庭前,仿佛一柄即将出鞘的利剑一般。

只听阿恒冷冷道:戴琛,出来受死!他的声音不大,却清晰地传遍了这座私人别苑的每一个角落。

西乡县人民医院
南方医科大学江都医院
牛皮癣治疗成都哪家医院好
菏泽妇科治疗医院哪家好
泰州白癜风治疗价格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