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信息港

当前位置:

同居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海东信息港

导读

快到站的时候,月的心开始紧张起来。8:00多了,外面漆黑一片,冬天的夜来得特别的早。本来不想坐火车,可是峰硬叫她坐火车回来,说有他在火车站接

快到站的时候,月的心开始紧张起来。8:00多了,外面漆黑一片,冬天的夜来得特别的早。本来不想坐火车,可是峰硬叫她坐火车回来,说有他在火车站接她。  月的心,伴着火车有节律的踏踏声忐忑不安,他到底会不会来呢?  一年前,月和峰同居了。同居的日子,幸福伴着周围人多样的目光,看笑的、惊异的、鄙薄的,说什么话的人都有。同居后的峰更有了很多的改变,当然,他们以前从未像现在这样离得近,也许是以前隔着距离总看不清楚。现在,优点、缺点、好的、坏的,都端了上来。说实话,他们相处不大融洽,这给月的日子更添愁苦。  “鸣――”长长的火车鸣啼声,到站了。月拉着身边的聋哑姑娘,赶紧随人流下车。这姑娘,是临行前一个朋友托付带回来的,说她的爸爸就在火车站接她。  一下车,月东张西望,站台上站着人不多,昏暗的路灯下,斑驳的树影,冷风一阵阵吹来。哪个是她的爸爸呢?忽然,小姑娘跑了出去,啊,月吓坏了,跑丢了可怎么办呢?叫又听不见。一个中年男人灿烂的笑脸,叫她明白过来。小姑娘抱着他,很亲热的把头靠在他的胸前。这一刻,叫月好羡慕!聋哑是不幸的,却有一个幸福的家。  剩下她一个人,更加孤单。同时下火车的人,三三两两,消失在暮色里,而自己依然在徘徊。得赶紧走了,她提醒自己。  漆黑漫长的路上,梧桐叶子在寒风中一阵阵作响。月走在上面,心里不是个滋味。她有点儿后悔,找了这样一个人。同居后,峰照样成天被一群女人围得水泄不通。而月,无疑成了一个同仇敌忾的中心。什么难听的话,难看的脸,都向她一览无余。她总在沉默,也不停地思考,错了还能不能再回去?  峰发现了月的不快乐,他给她打电话说,坐火车回来,我去接你。  她明白,这冒着多大的危险,而她还是坐火车回来了。站台上没有峰。现在十里夜路,她要一个人走回去。  峰现在在做什么呢?月的眼前,浮现出一群女人的笑脸。他生活极不检点,什么样的女人都染。可是以前她怎么就不知道呢?今晚,一定是叫那几个女人给缠住了,忘记了曾经的诺言。  幽僻的路上,听得见月急促的脚步声。危险,无处不在,也无时不在。路边一人多高的玉米杆,呜呜啦啦地被风吹得响,这就是不听话的下场!她骂自己,教训一定要记住。  一辆三轮车从后面突突突地驶过,到跟前时司机停下了车,说:“上车吧!”月抬起头,看见司机脸上挂满了关切,车上还坐着几个学生模样的人。“好吧!”她点点头说。  终于安全了,十分钟后,到了县城灯塔十字处,宁静的街市少有行人。婆娑的叶子轻筛着昏暗的路灯。到家了吗?家在哪里?  走到门口的时候,月停下了脚步,房门敞开着,房间里亮着灯。这是峰素来的习惯。他好像觉得门开着关着都一样。不管他在不在,门都敞开着,好像随时欢迎任何一个进来的人。门前站着一个相貌极丑的女人。月认识她,她追求峰已经一年了,峰没有接受她,和自己同居了。  “峰呢?”月问。“他到火车站接人去了!”女人冷冷地回答。月走进门,空荡荡的屋子,峰去接谁了呢?  十分钟后,峰回来了,一进门就说:“你跑到哪里去了?叫我找不见!”月望着峰,有泪水从心头流过,却说不出一句话。  一年后,月离开了峰,再也没有回来。人都说,是月甩掉了峰。 共 129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好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癫痫专科研究院
先天性癫痫病的病因有哪些
标签

上一页:雨夜思12

下一页:墨写一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