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重庆追尾事故瞬间司机打个哈欠客车原地转两

2018-11-06 10:24:25

重庆追尾事故瞬间:司机打个哈欠 客车原地转两圈

3月26日,事故工作组在医院设置家属接待点。

“325包茂高速重大车祸”追踪

“325”包茂高速重大车祸,导致15人死亡56人受伤,截至昨日下午5点,车祸原因尚在调查中,死伤者名单也仍在核实中。重庆高速执法部门工作人员透露,车祸发生前一瞬间,驾驶员打了一个哈欠,同时拉了一把方向盘,随后客车侧翻,悲剧发生。

昨日上午,重庆市交通行政执法总队高速公路第三支队综合处副处长余海波告诉华西都市报,事发路段是一个3公里长下坡,下坡上有一个急转弯,限速是80公里/小时,“急转弯前有提示牌,提醒过往车辆前方有急弯,注意减速。”

随后,重庆市交通行政执法总队高速公路第三支队一名工作人员透露,“川E34436”大巴车上有黑匣子,同时车内有不同角度的4个监控摄像头。“我没看到黑匣子,但是看到了监控视频。”该工作人员说,视频内容显示,驾驶员有明显操作失误,出事前一瞬间,“驾驶员打了一个哈欠,然后打了一下方向盘,幅度有点大,完全不像一个老师傅的表现,然后客车撞到中央护栏,逆时针打转,起码转了2圈。”

该工作人员介绍,撞到护栏后,客车发生侧翻,然后被后面驶来的大货车撞上,后来又被一辆小轿车撞上,“下着小雨,雨小路反而更滑。”

截至昨日下午5时,重庆市政府办公室和黔江区相关部门称,关于此次事故死伤者名单仍在核实中,未对外界发布。

据重庆市政府办公室一名姓胡的处长介绍,由公安部、交通运输部、安监总局组成的联合调查小组已经进驻重庆,对事故展开调查。

据介绍,事故总共涉及10辆车,前面一辆“顺德-泸州”的客车侧翻,然后分别被一辆大货车、一辆小轿车追尾,后面7辆车发生多起追尾事故,“死亡的15人都是前面那辆大巴车上的,部分死伤者家属也还未联系上。”

重庆市交通行政执法总队高速公路第三支队综合处副处长余海波说,“川E34436”大巴车准载为55人,客车处于满载状态。

乘客回忆客车上的18小时

“川E34436”客车本来应从顺德出发,而它实际是从更南面一点的中山出发。车上乘客有从正规车站上来的,也有与其他客车互换的乘客。

3月25日凌晨零时30分,车祸发生时,客车共行驶了大约18小时。乘客的回忆中,客车一路奔驰,仅吃饭和加油时停下,出顺德后只停车3次,间隔时间未超过4小时。时间:25日凌晨5时许地点:广东中山

一家四人回泸奔丧

昨日下午,住在黔江区中心医院的江治群伤情好转,她带着孙女,来到黔江民族医院看望侄儿的女朋友,侄儿的女朋友仍在重症监护室。

江治群说,公公去世,他们从中山赶回泸州奔丧,一行4人,她带着3岁的孙女,侄儿带着女朋友。“侄儿和女朋友坐右边第4排,我和孙女在第五排。”

3月25日凌晨5时许,他们一行4人在中山上车,然后途经顺德。车祸发生后,侄儿和他女朋友失去联系。昨天,她才确认侄儿已经去世,“他没能参加爷爷的葬礼,自己又遭遇了不幸。”时间:25日早上8时许地点:广东顺德

回乡夫妻俩上车

25日早上8时许,“川E34436”客车抵达顺德区伦教街道办辖区,钟林金和妻子本来坐在前往四川泸州叙永的客车上,两辆客车碰头后,开始互换乘客,钟林金和妻子被换到“川E34436”客车上。

“我们在顺德搞装修,找不到活了,准备回老家宜宾找事做。”钟林金说,没想到换了客车,换来的却是不幸,他的妻子程文玉在车祸中去世。时间:25日下午1时许地点:广东清远

客车被开得晃动

“川E34436”一路疾驰,下午1时许进入广东清远境内,在一处高速路服务区内,车内乘客共进午餐。

此后的路途也不“平坦”,住在黔江中心医院骨科病房的何德才回忆,就在快进入湖南境内时,他感觉到车辆明显地晃动,“当时开车的就是出事时的那位司机,他比较年轻。”

“出事的这个司机技术很差,出事前他开了一段,感觉开得很飘。”住在黔江民族医院的李斌(化名)说。时间:26日凌晨零点半地点:重庆黔江

“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救她”

晚餐只停留了半小时,“川E34436”客车8点半再次出发,天上开始飘雨。泸州人李斌(化名)和女朋友坐在中间靠后的位置,他俩恋爱才半年,一路上甜甜蜜蜜。

李斌说,女朋友去顺德哥哥那里玩耍后,他怕女朋友一个人回来孤单,便利用周末时间,专门去接女朋友回泸州。

25日凌晨0:30许,他和女友正在“摆龙门阵”,突然感觉到车子开始走“S”形,“先左走,然后往右,再往左,司机一直在打方向盘,车上人慌了,都在大喊。”不到10秒钟,再一次剧烈的撞击,“车上突然没有叫唤声,一下安静下来。”

撞击的一瞬间,李斌和女友都被甩了出去,眼前漆黑一片,他不知道女友甩到了什么位置。李斌开始大喊女友的名字,两三分钟后,女友才答应:“我在这里。”

“我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救她。”李斌说,女友在他两米外的地方,车门扭曲变形处,她被卡在那里了。他看到女友的头被塌陷处夹住,两只脚也被卡了。“她右侧额头有一道伤口,右手至少4根手指肉已不见。”

“她偶尔说一句话,语气很悲凉,说‘我会不会死掉’。”李斌说,看到女友头被卡得很难受,他在附近找到一个女式包,想从中取一件衣服垫在她的头下,不想旁边一位妇女突然喊,“我的包,不要动!”

“人都快死了,包比命还重要吗?”李斌说,他准备另想办法。一位男乘客的脚和女友的头几乎被卡在同一位置,“要救女友,就必须把他的脚抽出来,但我一碰他的脚,他就用手指掐我,用另一只脚踢我女朋友的头。”李斌当时感到愤怒。

消防和救护车相继赶到,医生让李斌上车,可他一定要等到女友被救出来。他被两名医生命令上了救护车,“消防来了,女友肯定会被救出来。”

凌晨3点,李斌入院,但一直没有女友的消息。

李斌一夜未眠。26日中午,通过医院护士口头传信,他得知女朋友无碍,住在黔江区中心医院普外科,“觉得病情不重,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

躺在病床上的李斌,扭头才发现,天晴了。华西都市报田雪皎摄影报道

追问1

司机涉嫌疲劳驾驶?

回应:未在不允许时间范围

通过高速公路执法大队提供的事发时视频资料显示,开车的司机打了个哈欠,拉了下方向盘,大巴车原地打转2圈,客车侧翻,随后被后面的货车追尾,多名乘客由车内被撞出,再被第三辆车撞击。司机开车打哈欠,是否涉嫌疲劳驾驶?

从长龙运业集团了解到,按照国家的相关规定,车辆夜间行驶时间段是从晚上10点开始到次日早上6点,其中凌晨2点到5点必须休息,因此司机在整个夜间行驶的过程只有5个小时。川E34436客车在重庆黔江境内发生车祸时属于夜间行驶时间段,但未在规定的不允许行驶的时间范围内。

“原计划车辆是要在2点就休息的。”该负责人说,在接近凌晨2点之前,公司将通过车内安装的视频监控提示司机不得再继续行驶。

“夜间司机的连续行驶时间不得超过2小时。”陈姓负责人表示,夜间往往是车辆事故高发期,视线不好,因此司机行驶的时间也由白天的“不得连续行驶超过4小时”缩短至“不得连续行驶超过2小时”。

该负责人还告诉,川E34436客车上的3名司机都是由公司招聘合格后才进入公司的,已经固定了跑同一辆车。“3人只要在不违反规定的白天连续行驶4小时,夜间连续行驶2小时,全天共计不超过8小时的情况下,怎样行驶都是由司机自己安排,公司未作硬性规定。”

追问2

乘客为何没系安全带?

回应:行驶途中无法监督

昨日,走访多名“川E34436”乘客,乘客们说,驾驶员在中途重新上车后,并没有要求乘客系安全带。

“顺德出站的时候,都是系着的。”住在黔江民族医院的龚道君说,每次停车吃饭,再次上车以后,乘客很少主动系上安全带,而驾驶员也不会要求,事故发生时,全车乘客几乎没有系安全带。

“次撞击后,我就死死抓住窗户边上的扶手,第二次撞击,我把扶手都抓断了,这样才没被甩出去。”乘客何正财说,他也没系安全带。

川E34436客车上乘客未系安全带一事,陈姓负责人表示,客车在出站前都要求乘客系好了安全带,但在路上无人再督促监管,乘客便偷偷地解开了安全带。“3个司机,2个在睡觉,1个在开车。开车的不可能一边开一边监督乘客有没有系安全带,所以这个还是要靠乘客自觉,首先自己就要形成意识。”

乘客系安全带流于了形式,如何才能将安全带一“带”到底,泸州客运中心站负责人说,车站在出站前必须接受检查,但车辆驶离车站后主要应由公司进行管理。华西都市报田雪皎

华西城市读本肖婷

伤亡名单

(部分)

遇难者周正福男泸州纳溪50岁罗**男 泸州泸县20多岁姜思妍女宜宾江安6岁程文玉女宜宾约40岁龚金容女湖南涟源43岁伤者名单中心医院周小琴泸州泸县刘沿兵泸县姜凤龙泸州罗友泸州王显辉宜宾江安叶**重庆江津何正财不详民族医院陈云安宜宾南溪陈洪宜宾南溪罗勇泸州果江徐天和泸州合江丁家润自贡富顺吴金泓自贡富顺张叙宜宾江安弋守明南充付雨林眉山罗玉梅泸州合江陆晓君广安汪贵元乐山夹江王业生湖南杨树祥南充西充吴文华自贡黄林国不详陈光德泸州江治群泸县(同行有3岁孙女)莫雪梅泸州张谊云泸州李开禄重庆荣昌蒲丽平南充西充肖祥元重庆荣昌陈云秀不详蔡德金乐山夹江邓正平泸州泸县刘彰群遂宁大英钟林金宜宾珙县李从英自贡富顺龚道君自贡富顺黄开武泸州龙马潭徐波内江东兴龚小平绵阳梓潼王泽英泸州罗代文内江资中陈星宜宾江安翠春芬南充西充罗铜南充西充周远祥泸州果林钟明金不详

原标题:重庆追尾事故瞬间:司机打个哈欠客车原地转两圈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

作者:

建筑变形缝
A级复合岩棉板
捕鱼代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