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信息港

当前位置:

鬼咒 第209章 私聊

2020/01/16 来源:海东信息港

导读

鬼咒 第209章 私聊冲出门外,丁二苗把隔壁李伟年和万书高的房间门捶得山响,口中大叫:“李伟年,李伟年,赶紧起来,出大事了!”李伟

鬼咒 第209章 私聊

冲出门外,丁二苗把隔壁李伟年和万书高的房间门捶得山响,口中大叫:“李伟年,李伟年,赶紧起来,出大事了!”

李伟年和万书高也是刚刚睡着,听到这么激烈的敲门声和叫喊声,吓了一跳。<-.{}李伟年赤着脚跳下床来,打开了房门。

“失火了吗,二苗哥?”万书高揉着眼睛问道。

“比失火还严重,比救火还紧急,赶紧开车回山城,快!”丁二苗气急败坏地挥手。

那边的王浩岚也被惊醒,一边穿着衣服,一边走了过来,问道:“怎么了二苗哥?”

“别问了,赶紧借一辆车给我,我要连夜回山城。”丁二苗郁闷地説道。

“那好,我陪着你,一起回山城。”王浩岚也不再问,转身去叫他的司机毛伍。

几人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毛伍和李伟年,各自用冷水洗了一{万↑书↓吧}wanshuba.把脸,保持清醒,驱车驶上高速,向着山城进发。

在车上,丁二苗掏出,先给季潇潇打了一个。

“潇潇,你没事吧?”一接通,丁二苗就急急地问道。

“我没事啊,老公。怎么半夜打来,不是突然想我了吧?”季潇潇的话音,还带着梦呓般的口吻:“刚好,我也想你了。”

“你没事就好。”丁二苗松了一口气,然后郑重地道:“潇潇,最近一段时间,你多注意diǎn。可能会有人冒充我,然后去找你。你一定要保持高度警惕,分假。”

“啊?你説什么?”季潇潇大吃一惊,困意全无,追问道:“老公你説什么?怎么会有人冒充你?”

丁二苗叹了一口气,道:“我得罪了一个邪神,这家伙,非常卑鄙,经常冒充别人的身份,去猥亵别人的老婆,明白了吧?不过你的身上有二十八道封印,他敢接近的可能性不高。但是为了防万一,你还是要有个准备。”

“我知道了,老公……”季潇潇在那边犹豫了一下,语气担忧地问道:“那我以后,怎么分得假?”

丁二苗想了想:“我要去找你,就一定会提前通知,并且几次确定。据説,那妖怪不会打。如果不打招呼,就直接去找你,突然出现在你的面前,那就一定是那妖怪冒充的。”

“好的,我明白了,老公放心去对付他吧,我这几天尽量不出门就是。”季潇潇温柔地説道。

“还是老婆最理解、最支持我。”丁二苗嘿嘿一笑,挂了。

刚才林兮若突然打来,破口大骂自己,不用説,一定是五通邪神冒充自己去找她了。也不知道警花姐姐有没有吃亏?有没有失……身?

心里想着,丁二苗随手翻到林兮若的号码,又拨了过去。可是林兮若的却已经关机,无法联系。

打不通,怎么办?丁二苗叹了一口气,还是先回亲水家园项目工地,明天再解释吧。反正已经约好,明天八diǎn在如萍土菜馆见面的。

车上的王浩岚听着丁二苗刚才的通话,已经猜到了大致情况。他带着一diǎndiǎn坏笑,问:“怎么了二苗哥?是不是那妖怪又去冒充你,干了什么坏事?”

丁二苗心中有气,斜着眼道:“这回你满意了,五通邪神开始对付我,你解脱了,大哥。奸计得逞,你就偷着乐吧。”

“绝对没有这意思,二苗哥,我可以对天发誓!”王浩岚举手向天,説道:“我只是对二苗哥的遭遇感同身受,心中更加愤恨那妖怪。”

“鬼才信你。”丁二苗哼了一声。

王浩岚堆起笑,説道:“不过我的确忘了告诉二苗哥,我以前请的捉鬼大师,都是被妖怪这一招打败的。其中一个大师,被闹得妻离子散,家产荡尽……”

丁二苗瞪了王浩岚一眼,把头扭向窗外。

这家伙,果然不是好东西,有钱的王八蛋一个!要是早diǎn説出这情况,自己就会在斗法之前,跟自己所有的熟人朋友,先打个招呼。那就不至于像今晚这样,被林兮若骂了个狗血淋头。

挨骂事小,名节事大啊!

林兮若联系不上,丁二苗和李伟年等人只好回到工地。王浩岚把他们送到以后,自己回宾馆不提。

早上七diǎn钟,丁二苗准时起床洗漱。七diǎn一刻上了跑车,李伟年开车驶向大学城,万书高随行。

八diǎn钟,丁二苗等人准时出现在如萍土菜馆门前。

恰好,如萍刚好下楼开门。看到丁二苗站在门前,如萍嘴里啊了一声,一张雪白的脸,突然间变的绯红。

“如萍姐,又是好几天没见你了,还好吧?”丁二苗捂着发绿的右脸,笑嘻嘻地打招呼。

“啊……,还好,还好。”如萍看了看丁二苗身后的万书高和李伟年,一拉丁二苗的手,脸色尴尬地説:“二苗,你跟我上楼,我有话跟你説。”

“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如萍姐,悄悄话还要上楼説?嘿嘿。”万书高使了个坏眼色,贼眉鼠眼地笑。

如萍却不搭理万书高,招呼丁二苗一起走上楼去。

在楼上客厅里,如萍看了一眼丁二苗,又迅速低下头去,踌躇了半天,才吞吞吐吐地问道:“二苗……,我、我早上遇到的,是不是你?”

丁二苗登时头大!

听如萍的口气,那妖怪,已经冒充自己来过如萍土菜馆了!

“如萍姐,我正要跟你説,最近有个妖怪冒充我,要你注意diǎn。可是没想到,他已经来过了!”丁二苗情急之下,抓住如萍的手,问道:“那妖怪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真的不是你……?我还以为,是你用的什么法术来偷看……”如萍愣了一下,脸色绯红地道:“没有没有,他也没有做什么,就是突然出现,吓了我一跳……”

“在哪里突然出现的?”丁二苗问道。

“在……,在……”如萍的脸又红了几分,指着卫生间的门,道:“在那里!”

丁二苗气的一拳砸在掌心:“该死的妖怪,竟然偷看如萍姐上厕所,我饶不了他!”

“嘘……”如萍连忙摆手,低声道:“别叫,传出去,怪难为情的。”

丁二苗不放心,又低声问道:“如萍姐,你如实告诉我,他真的就是偷看,没做别的什么?”

如萍摇摇头,低头道:

“没有,就是我正坐在马桶上……解手的时候,门突然被人推开。然后就看到你笑嘻嘻地走进来,盯着我……看,傻笑,口水都流了出来。我想叫喊,又怕对你的名声不好。我又不敢起来……,就劝你出去。可是你就是不走,我只好大喊了一声。你就突然不见了……。现在知道不是你,我也放心了。其实我也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

説到最后,如萍的声音几不可闻,满脸娇羞。

“大蛤蟆,我丁二苗跟你誓不两立,不共戴天!”丁二苗勃然大怒,手指虚空发誓,胸腔剧烈起伏。

如萍是自己来到山城遇上的第一个朋友,对自己视如亲弟。听见如萍受辱,丁二苗能不气愤吗?

如萍问清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反而调过来宽慰了丁二苗几句。

两人正在楼上説话的时候,却听到晓寒的声音在楼下叫了起来:“丁二苗,丁二苗,你给我滚下来!”

丁二苗看着如萍苦笑,不用説,晓寒也遭到了五通邪神的猥亵。就是不知道,她的损失大不大。

“晓寒一直对你有意见,恐怕你解释不通。”如萍沉吟着説道:“二苗,还是我下去帮你解释一下吧?”

“不用了如萍姐,我自己来解释。”丁二苗摸着右脸一笑,从楼梯上探头,冲着下面喊道:“晓寒美女,上来私聊,来来。”

“来就来,你个妖人!”一阵登登登的脚步声,晓寒小跑着走上楼来,满脸怒容。

【看本书最新精彩章节请:)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怎么预约
重庆皮肤病医院主治医生
贵州癫痫病到哪里治好
深圳癫痫病专科医院
枣庄男科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