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信息港

当前位置:

圣印至尊 第二千五百零二章 虚化

2020/01/17 来源:海东信息港

导读

圣印至尊 第二千五百零二章 虚化擂台上。十一个梦风与一个燕和歌交战。准确的说,是燕和歌的十道剑光交战。在这些剑光之下,十个

圣印至尊 第二千五百零二章 虚化

擂台上。

十一个梦风与一个燕和歌交战。

准确的说,是燕和歌的十道剑光交战。

在这些剑光之下,十个梦风根本威胁不到被环绕在其间的燕和歌。而燕和歌也在其间,完美压制着那持刀的梦风虚身。

“既然给我抓到了,那你就别想再离开我的视线!”

盯着面前几度想从剑光中突围,与其他十个梦风重新混合的虚身梦风,燕和歌微笑说着,手中银纹剑也是带起剑芒舞动而出。

虚身梦风只能持刀迎上。

刀与剑相撞,吃亏的俨然是前者。

银纹剑作为上品宝器,他能在藏器阁摆上十五万分的价格,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而虚身梦风手持的长刀,不过是一把连极品行列都算不上的中品宝器。

两者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每一次对碰,梦风这道虚身都会感到一阵摇曳。

器物的差距,让燕和歌的剑气锋芒,能够轻松穿透过他的刀气。

一把好的佩器,能让一位印师的战力远超同级,这话可不是没有道理的。

眼前的梦风,完全是被燕和歌这一把银纹剑给牵制住了。

本尊与幻身在十道剑光外进不来,持刀虚身在剑光内又出不去。又因为面对燕和歌的银纹剑牢牢给压制。

以这种局面,要不了多少虚身就会不敌给燕和歌斩落。一道虚身被毁,那梦风本尊也将遭到反噬。

以《虚身圣决》凝聚的虚身,实力能与本尊相比。同样的,每一道虚身凝聚都包含着施术者的一分心神。一旦虚身被毁,那这心神也是随之破灭。就会让施术者如同遭到一次重击般,瞬间重伤。

正因此,燕和歌运气好的抓到梦风这道虚身,便没有犹豫直接展开了这种压制。

对其而言,他分辨不出这是虚身还是梦风本尊,但无论是哪一方面。只要斩了,那对燕和歌来说,基本都宣示着他的获胜。

虚身在擂台决斗优势无限,同样也有着相对的弱点。

一旦有某道虚身被毁,那作为施术者,就很难继续维持接下来的战斗了。

不过想毁灭一具虚身,当然也不是轻易之事。毕竟虚身与本尊的实力,是一般无二的。

只是眼前梦风的虚身却陷入了困境。

以一对一,如今作为一流大帝的梦风,自认是不会比燕和歌差的。可问题是,后者手中那把银纹剑,实在太锋利了。

面对这把剑,梦风虚身的刀气几乎起不到作用。

他的刀气刚刚生出,就会给燕和歌用银纹剑轻易斩散。

刀气剑气,作为器物之势凝聚到极致的产物,根据器物的不同,所能产生的威力自然也不同。

如果用聚灵刀,梦风或许还能弥补一二这种差距。

毕竟聚灵刀与他心灵相通,固然只是件中品宝器,但在他手中能发挥出的威力,不会寻常上品宝器差。

只是他这虚身,用的只是一把他在藏器阁挑选的中品宝器刀刃。

虽然十分适合他,但与聚灵刀却是没法比的。

“看来得施展了。”

深吸了口气,持刀的梦风虚身看着眼前燕和歌一剑斩来,却是不闪不躲。

眼看着剑芒接近他身侧的瞬间,他的身子才陡然一晃。

只是这一晃,虚身梦风却依然在原地,并没有闪躲。

燕和歌眼神明显掠过一丝不解,但握着手中银纹剑却没有迟疑,斩在了虚身梦风之上。

只是当银纹剑碰触到虚身梦风之时,燕和歌瞳孔却是猛地一缩。

因为他没有感觉到丝毫阻力,就好像他这一剑斩在了空气中一般。然而眼前的虚身梦风,却没有做出丝毫的移动。应该说,是他握着银纹剑在其身上移动。

从虚身梦风的左腰,横斩到右腰,直到完全穿过。

虚身梦风依然存在,这明明拦腰从他身上斩过的一剑,竟然没让他受到丝毫伤害。

“哗——!!”

在初始的微寂后,场中很快生起了一阵哗然,许多大帝更是猛地从位置上站起。在这之中,包括了众多年轻大帝。

“虚化!”

一声惊呼,不知是从哪位站起的大帝口中发出,直引得整个决斗场一阵骚乱。

“虚化!这小子竟然会虚化了!!”

“怎么可能?这小子明明才在半个月前入道,怎么可能就会了如此手段?!”

“竟然学会了虚化,怪不得乔兆这么有自信,八成是在傀儡阁看到了这小子的虚化。”

“哈哈,这下好了。学会虚化,燕和歌哪是梦风对手?”

……

《虚身圣决》,是灵炼城三大免费神通之一。由于它的关系,让整个灵炼城的大帝们,哪怕没有修习虚身一道,对这一大道也是了解颇深。

毕竟每个在进入灵炼城的年轻妖孽,往往都会在《虚身圣决》进行一番尝试。

顶级大道相对应的神通秘法,它的诱惑力是相当大的。一旦领悟成,入道即为一流大帝。大成即为顶级大帝,且是顶级大帝中最巅峰存在。这可比其他道,不知要省了多少环节。

只是虚身一道看起来清晰明目,只需要达到大成地步,就能成为顶级大帝中最巅峰的存在。但它的修炼难度,却也是相对应的。想要成为大帝的环节简单,可对应的难度,却是比之其他一二流大道修到极致都要更难。

为此,让灵炼城超过九成九的人,都没能在虚身一道入门。

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对虚身一道和《虚身圣决》的了解。

《虚身圣决》作为一门神通,它的效用当然不仅仅是凝聚出虚身这么简单。除了凝聚外,其中还蕴含着好几种手段。而这之中就有一种格外逆天,也是让《虚身圣决》会成为无数灵炼城年轻妖孽,为之狂热想将其学会的一大因素。

这手段,它的名字就是简单的两个字,虚化!

虚化,它的意思与实质刚好相反。实质是让事物由虚化实,而虚化则是让事物由实化虚。

而正如这意思所说,虚化顾名思义,就是由实化虚。

学会这门手段,能让一位印师将事物由实化虚。

听起来很难理解,实则意思很简单。

举个例子来说,一张桌子摆在面前,只要对其施展虚化。那么这张桌子明明摆在那,但当你真正触碰过去时,你却会发现这桌子就好像不存在般,摸不到其桌身。

就如刚刚虚身梦风的身体,看起来明明给燕和歌一剑斩过,但却并没有触碰到。

“你…你竟然会虚化!!”

擂台上,燕和歌在初时不解后,也是很快反应过来。瞪大了双眼,满是难以置信看着虚身梦风。

虚身梦风却没有理会他,手中长刀带起一道耀眼刀芒,其上肆虐着刀气。一刀已然向着燕和歌直斩而来。

燕和歌立即惊醒,连忙抬起银纹剑一剑迎之而上。

只是就在剑与刀相撞的瞬间,虚身梦风手中的刀刃,竟是直接从银纹剑上穿透而过。一刀直落向了燕和歌身体。

“不好!!”

燕和歌脸色大变,想要退闪,却已是来之不及。

梦风的刀刃穿透过银纹剑,已然架在了他的脖颈旁,其上覆着的刀气在他细嫩的脖颈上刺出了一道细微血痕。

“我输了……”

感受到脖颈旁的致命威胁,燕和歌面色灰败的低下了头。

梦风微微一笑,将刀刃收了回来。众多幻身消失,虚身也是回到梦风本尊体内。

“梦风胜!”

高台上,青蓝大帝也是适时宣布,那双目光望着梦风显然带着丝丝赞赏。

修炼《虚身圣决》的很多,修炼成的很少,但总是也有那么一些的。然而在这其中,能够施展出‘虚化’这门手段的,却也只在少数。哪怕是许多在虚身一道侵淫多年的大帝,都不见得能施展出这门手段。

但梦风,才踏入大帝不过半个多月就能施展,让人震惊的同时。也是让青蓝大帝这样的人物,忍不住生起了丝丝欣赏。

伴随着青蓝大帝这道宣布声,场中也是生起一片欢呼。

那些本来看到梦风给压制还心惊肉跳的大帝,一时那叫一个欢喜。

唯有那几位燕和歌的长辈,脸色有些苦涩,但更多的还是无奈。

虚化。

已经领悟出这门手段的梦风,别说是燕和歌,纵使是排名前十的几位年轻大帝都不敢打包票能胜过他。

“真是惊人啊!”

年轻大帝区域,萧白望着那走下擂台的梦风,脸上满是惊叹之意。

此刻的他,还依稀记得当年那个,在神通阁刚刚领悟虚身道韵显得有些青涩的小子。没想到这才晃眼一年多,那道在虚身一道青涩的小子,竟然已经成长到了这种地步!

“我的天,这小子也太妖孽了!”

一旁,榜单第六的女性年轻大帝邰梦蝶,此刻那张美丽的脸上也满是惊色。不由望向一旁萧白,生起一丝揶揄之意道,“萧白,你这年轻一代虚身一道第一人的称呼,照这趋势下去只怕就要易主咯。”

闻言,萧白微微摇头,并没有在意。

而在他身旁的其他几位榜单前十年轻大帝,此刻脸上无疑都带起了或多或少的凝重。

如果只是一个刚刚突破大帝,哪怕是以虚身一道突破的大帝,他们都不会在意。毕竟虚身一道虽强,但绝非无敌。可一位已经会施展‘虚化’这一手段的大帝,哪怕是刚刚入道不久,也不得不让他们在意了。

要知道,萧白为何能排名第四,并且一直给认为有资格与樊真三人一战。就是因为他也会施展虚化。当年的他,就是凭借一手虚化才杀上的第四名。

此刻再次出现这样一位会施展虚化的年轻大帝,叫他们怎能不在意?

特别是其中排名第九的顾见,心情颇有些糟糕。

哪怕他不是一个善妒的人,此刻也忍不住对梦风生起了几分妒意。

他已经成为大帝二十多年了,在虚身一道和《虚身圣决》的钻研也算是有些门道了。可纵使是这样,他依然未能完整施展出‘虚化’。

然而梦风,才不过跨入大帝半个多月,竟然就已能施展出‘虚化’。

这让他如何能不生出几分妒意?

也幸好木棘、连川在此前梦风击败慕苏就已离去,不然此刻看到这一幕,只怕会嫉妒到发疯。

“哈哈,梦小兄弟,信你果真是没错啊!!”

梦风离开擂台后,也是回到了位置上,熟悉的乔兆大笑声也是响起。

梦风无奈摇头,并没有开口。

望着年轻大帝区域,那些脸泛凝重的年轻大帝,他的无奈不禁更浓了一些。

虚化。

这门手段梦风在入道后的那一刻起,其实就已经掌握了。或者说,在还是半步大帝时,他就已经摸出了门道来。只是差在还没入道上。入道之后,立马掌握这门手段,对他而言也是水到渠成。

至于他为什么能这么轻易掌握,或许跟他的天资有些关系,但很大一部分因素,要归功于凝虚金狮,也就是小炎,当年沉睡了很久血脉觉醒的小家伙。

凝虚金狮的血脉天赋凝虚,与之虚化十分相似。或者说,完全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正是因为当时见过小炎的凝虚,所以梦风在感悟《虚身圣决》发现这‘虚化’时,便有所感。从而很快就已悟出了‘虚化’这门手段的门道来。

不过按梦风的想法,他是打算将此当作一门底牌,在大型决斗赛上再施展的。没想到在面对燕和歌时,就被迫施展出了。

其实梦风是完全可以藏着的。

毕竟这一场决斗就算输了,对他也没什么影响。但他却不想这么做。

作为一位拥有强者之心的印师,他无法做出在明明有能力获胜,却因为要遮着掩着某种手段而认输的举动来。

所以他施展了‘虚化’。哪怕明知这会引起众多年轻大帝对他的重视,在到时的大型决斗赛研究来对付他,他也依然这么做了。

虽然此刻略有些无奈,但更多的却是一种轻松。

看着身旁梦风嘴角不自禁勾起的轻松微笑,乔兆也是露出了一抹笑容。

此前的半个月,梦风在傀儡阁内的表现,他还记忆犹新。

虚化。

这们手段,正是当时让他震惊的原因,但这只是其中之一……

小型决斗赛结束了。

在梦风之后,排名在榜单上的年轻大帝,相互间也是进行了一些挑战。

毕竟还有九个多月就是大型决斗赛的日子,哪怕明知最终夺得前十名额希望不大。许多年轻大帝还是想通过与实力相当的年轻大帝决斗,从而提升实力。要是能因为战斗而突破,那他们未必就没有夺得名额的可能。

值得一提的是,寒亓这位在上一次小型决斗赛击败慕苏,一举杀入第十三名的年轻大帝。也是再次挑战,他挑战的是排名第十二的年轻大帝。经过一番激战,他成功击败了对方让排名再度向前挪了一位。

这场决斗,也让场中之人看到了他,那更加纯熟的掠影一道。

作为一流大帝,就以寒亓这架势,显然也具备争夺那十个名额的能力。

一时间,本来觉得十个名额没有太大悬念的众人,通过这一场小型决斗赛,俨然看到了一些不确定因素。

这也让众多大帝,对九个多月后的大型决斗赛,更加期待起来。

但榜单排名前十的年轻大帝,心情则就没有这么大期待的,相反都有些阴郁。特别事前离场,在事后得知梦风已经掌握‘虚化’这门手段的木棘与连川二人。

当他们得知此事后,那心情叫一个缤纷。

就好像有一万头草泥马从他们心头奔过一般。

梦风,这个早已让他们感到威胁,想要除之而后快的家伙。在一时间,直接变成了他们的心腹大患。

虚化。

一听到这两个字,木棘与连川就愤怒的想要杀人。

当年萧白,就是凭借这一手段击败了他们。难道在九个多月后的大型决斗赛,又要上演一次这样的结果?

想到这,木棘与连川二人都是疯狂了。

他们决不允许这种情况的出现。

他们开始了疯狂的修炼!

当然疯狂修炼的,不止他们。整个灵炼城上下,别说是年轻大帝了,就是许多年轻妖孽,也是卯足劲疯狂修炼,想要跨入大帝。这样一来,他们才有能力去争夺那十个名额。

而梦风,同样也在进行着废寝忘食的修炼。

虚化,这确实是一门十分逆天的手段,可并不代表完全无敌。如果他因此就觉得他一定能夺得那十个名额之一,他八成会为此付出惨痛代价。

春去秋来,时间一点点过去。

两个月后,灵炼城又出现了年轻大帝。

不是众人所想到,最快能突破大帝的东宫从,也不是仅次于他的冬凛。

而是石凝旋,这位一直在榜单末尾和不在榜单之间徘徊的女子。

当得知这消息时,许多人都很讶异,但也只是讶异。

毕竟在如今这种时候,在十个名额那莫大压力下,谁突破大帝都不是怪事。

没有让人久等,又一个月后的小型决斗赛上,冬凛这位修炼《天地震力决》的年轻妖孽,在与之东宫从的决斗间感悟入道,在战斗中突破大帝!

在这之后半个月,东宫从紧随着也跨入了大帝之境。

……(未完待续)

闵行精神卫生中心预约挂号
漯河市郾城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阜阳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南宁男科医院
淄博治疗龟头炎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