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信息港

当前位置:

楚云涧第十三章异域逢故知

2020/01/24 来源:海东信息港

导读

楚云涧 第十三章 异域逢故知“怎么是你!”云宣分开挡住自己的侍卫,急急跑上两步,看着突然而至的朋友,喜笑颜开。黄石摇着花鸟骨扇翩翩

楚云涧 第十三章 异域逢故知

“怎么是你!”云宣分开挡住自己的侍卫,急急跑上两步,看着突然而至的朋友,喜笑颜开。

黄石摇着花鸟骨扇翩翩行到蓝泽身旁,上下打量了一眼,轻轻说道:“你终于出现了?我都等了你半天。”

“你怎么知道我要来?”蓝泽自从凌波殿一战后,很是佩服黄石的手段,所以与他甚是亲密。

“我在浮云镇中就已闻到了一股南方水汽,想来这个时辰你该现身了……”黄石唰一下打开折扇,缓摇胸前,稍稍低下了头,轻轻说道,“如今是否该称呼你王子殿下?”

“你!”蓝泽脸色一红,手指着黄石,想说什么又生生憋住。

云宣看着黄石和蓝泽一问一答,却没猜透他们打着什么哑谜。

“什么王子殿下?”寒獍见蓝泽寻来,心中也是高兴,端着水袋递给云宣,顺便八卦了一句。

“蓝泽现在已是男儿身,以后你们两个和他相处可要注意一些了。”黄石手中的折扇一收,在云宣肩头轻轻点了两点,似乎在提醒着什么。

“什么?蓝泽,你变身了吗?什么时候变得?怎么变得?为什么要变男子,不变女子呢?”云宣想起蓝泽曾经告诉她鲛人的事情,鲛人出生不分男女,一直要等到十六岁成年之后,遇上心仪之人,才会选择变身。如今,他即为男子,那一定是喜欢上了什么女孩儿。

被云宣一问,蓝泽的脸更红了,映着盈盈湖水,真似要滴出血来。他一把将云宣拉过,小声嘀咕道:“姑奶奶,你轻点声,我可不想让别人都知道我的身份。”边说边还偷偷觑了秦朗等人一眼。

蓝泽虽为鲛人,可天生没有鱼尾,只在长长的蓝发下,耳际后隐藏着两侧鱼鳃,因此即可在水底自由呼吸,又可在陆上自在行走。所以,秦朗等人并不知道站在眼前的少年居然就是传说中的鲛人。

见云宣终于闭口不问了,蓝泽方定下心来,指着一旁的秦朗等人问道:“他们是谁啊?你们这是要去哪儿?”

直到此时,黄石才将蓝泽介绍给秦朗,并简略说明了此行的目的。

“你们要去抓那女妖?”蓝泽听完黄石的话,腾一下站了起来,似是吃惊不小。

“怎么?去不得?”秦朗含笑望着蓝泽,反问道。

蓝泽抓了抓头发,像是有什么心事,面色懊恼地复又蹲了下来,小声说出了他的遭遇。

原来,凌波殿一别后,苍崖海下的海域已被幽冥魔王的魔兵悉数占领。蓝泽护着鲛人王,领着残存的部队,不得不辗转入了内湖,最后在诗律湖底安营扎寨。

蓝泽心里始终惦着云宣,等鲛人部落一安顿下来,他便独自一人开始寻找云宣的下落。

黄石所建的净莲庄本就设有结界,一般凡俗之人根本无法找到。再加之上一次被人暗袭偷取血魂戒后,黄石更是彻底将之移入他的神笔幻境中,如此一来,恐怕就算神仙下凡也是寻觅不得了。怪不得蓝泽寻遍了大江南北,也丝毫找不到云宣的踪迹。

“后来,我就一路沿着水系,想要往月玉的方向去找找,却不料走着走着就迷了道。在前面那座深山里遇到一个想寻短见的女子。我好心将她救下,却不料她竟是一妖,而且法力高强,我竟是打不过她……”

蓝泽陆陆续续将山中遇妖,又辗转逃脱的情况讲了一遍,心中甚是郁郁,连一向傲气十足的双眸都染上了一层愠色。

“什么,那女妖还要你当压寨相公?”雪灵一听蓝泽的话,笑的一咕隆从马车前座上滚了下来,捧着雪白的毛肚皮在草丛里翻来滚去。

幸亏秦朗带的几名手下都是玄天宫内部训练有素的兵将,多多少少看惯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所以一只会说人话的狐狸,暂时只是让他们瞳孔微缩了一下,并没有吓得当即晕倒。

蓝泽被雪灵笑的两颊通红,一时气急,也不管还有多少外人在场,就红了眼睛要去揪它的尾巴。

云宣见两人又要闹起来没完,赶紧一把拦住蓝泽,柔声安慰:“行了,行了,它还是个孩子,你和它计较什么。”

“哼!臭狐狸!”蓝泽狠狠骂道。

雪灵冲蓝泽做了个鬼脸,见云宣护着自己,雪灵更是肥了胆子,一边轻飘飘跃到秦朗肩头,一边斜睨着那双精光四射的小眼睛,嘲笑道:“不是那女妖法力高强,而是你太弱!要是让本大爷碰上,还不是三口两口就将她吃个干净!”

雪灵要么不开口,一开口就是和蓝泽互掐,云宣和黄石早已看惯了它们的德性,事情的大概既然已经了解,索性也就不去管他们两人,随他们闹去。

“小主,我看这石头村里接二连三的人命官司,估计都是这女妖所为了。”秦朗好不容易将那只肥肥的雪狐狸从肩上扳下来,又不敢太过用力,得罪了尊上最为得宠的宝贝。

“现在下定论还太早,我们到村里看看再说。”黄石轻摇画扇,明媚的桃花目微眯着,眺望远处层峦叠嶂的群山,眸中神色却是越发凝重起来。

沿着尘土纷飞的乡间土路,云宣一行人向浮云镇最东面的石头村进发。

本应草长莺飞的田野里,却赫然枯黄一片。行了大半日,终于在路上遇到了一个步履蹒跚的老头。那老头佝偻着身子,一头雪白的银发服帖地疏在脑后,虽然衣衫破旧,却很是干净,背上一个大大的包袱,看着颇为吃力的样子。

云宣吩咐马车在老头身旁停下,撩开车帷,探出半个身子询问道:“老爷爷,您是去前面的石头村吗?要不,您上马车,我们顺路载您一程?”

老头显然有些耳背,侧着脸,才算听清了云宣的话,再仔细端详了一下他们的马车,脸色顿时紧张起来:“不……不用了,老汉不累,谢谢小姐善心。”

“没事的,我们也是去石头村,不过顺路而已。”云宣最是看不得那些老弱孤寡,所以继续劝说老汉坐上马车同行。

黄石了解云宣的个性,知道她看见一只野猫,也会同情心泛滥,何况是一个孤老,于是便点头附和道:“这位老伯,出门在外,与人方便即是与己方便,既然我家小姐都诚意相邀了,那也请您不必见外为好。”说完看了老头一眼,嘴角微微上扬,一抹淡笑仿若明月出谷,让人不禁心神一荡。

老汉见拗不过他,只得乖乖坐上了马车的前座,可在看见马车里的蓝泽时,身形明显晃了一晃,差点从座上跌了下去。

黄石眼明手快,一把拽住了老汉的胳膊,方阻住了他的落势,而老汉却是在黄石触碰的一刹那像是被雷击了一般,浑身抖了一抖。

“老伯,您是本地人士?”黄石斜睨着眼睛,看着老汉,眸色幽深,一副玩味不恭的姿态。

“咳咳咳……”老汉轻咳数声,不自然地瞥过眼神,回答道:“也算是吧,只是不住在村里,偶尔贩些货物到村里卖卖,换些零花钱。”

“那老爷爷,您可听说昨晚石头村又有一起命案?”云宣掀开帏帘,也挤到前座来说话。有了云宣隔在黄石身旁,老汉神情明显放松了一些。

“是啊,是啊!听说昨晚丁家老二死的可惨了,被人挖了心肝,丢在山路上。要不是他家老大不放心,前去寻找,等到天明,估计是尸首都要被山上的虎狼吃个干净呢!”

老汉娓娓道来,倒是让黄石和云宣了解了不少石头村的奇事。

永兴县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洪江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哪所医院治疗癫痫病病
郑州白癜风治疗需要多少钱
邢台哪所医院能治癫痫病
标签

友情链接